首页 > 资讯 > 一张脸(卞通高远)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一张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

一张脸

《一张脸》

都梁候

本文标签:

奇幻玄幻《一张脸》是由作者“都梁候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卞通高远,其中内容简介:一件上古异宝,一段尘封往事,一个离奇事件,一世红尘佳话!高远遇到了一个离奇事件,却得到了尘世的至高荣耀,经历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境遇……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卞通高远   时间:2024-05-28 22:46:23

《一张脸》小说介绍

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!这里有一本“都梁候”创作的《一张脸》小说等着你们呢!本书的精彩内容:他进献给楚厉王,但楚厉王认为其弄虚作假,他被削去双足,他抱玉璞在荊山下哭泣了三天三夜。楚文王继位后,令工匠雕琢玉璞,果得宝玉,称为和氏璧。卞和识宝的天赋,他不仅有玉璞还在荊山上得到一个葫芦,这个葫芦似玉似金,分不清材质。卞和被罚以后便把此葫芦给了他孙子卞超,让他带着葫芦远走他乡...

第3章 娜拉

卞通说完看着高远,见高远愣愣的没有说话,就问:你不相信?

高远说:那宝葫芦是被赵括取走了吗?

娜拉后来怎么样了?

那个心法口诀传下来了吗?

不知不自觉间高远竟信了卞通所说的故事。

卞通说:年代太久远了,传来传去就这些了,好多故事也模糊了。

后来娜拉回到部落后,带领族人耕种打猎,抵御外族入侵,或者世外桃源的日子,卞超和娜拉的孩子也一首跟着部落生活。

娜拉尊循父亲的遗志,一辈辈传着宝葫芦的故事,要求子孙后代记着这个故事,记着心法口诀,但不刻意寻找宝贝,等待有缘人即可。

卞氏子孙代代相传,都恪守这一约定。

经过60多代的传承,虽然每代族长都知道这故事和心法口诀,但基本都是当成一个故事或者家族的一个传承仪式来对待。

不过卞通却觉得,这个是可能是真的,他们的祖先一个是和氏璧的发掘者,一个是古老民族的首领,不可能空穴来风,这个事情一定是发生过。

所有他把这些编成故事到处传颂,有可能就会等来有缘人。

现在遇到高远,卞通就莫名的惊喜,他感觉那么自然。

卞通想那个宝贝是不是真要出世了,我和高远是不是就是其中的有缘人?

高远问:那张脸是不是也是有人利用宝葫芦出现的,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哪个公寓?

卞通也无从回答,他们决定再去公寓看看。

他们相互留了电话,约定好时间。

高远心里烦闷,就在小镇上转转,小镇很小,走着走着就到了郊外。

环境优美静谧,高远觉着心里舒服多,远离南城,并没有远离烦恼,生意上的困境让他心力交瘁。

高远大学毕业后结婚生子,生活过的平凡幸福。

五年前辞职创业,赶上了房地产的风口,快速突破千万大关,成为行业内的翘楚,公司也招兵买马快速扩张,不想迎来了房地产行业的破产大潮,公司财务和业务也深陷泥潭之中。

公司主营业务越来越像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且公司管理框架初见规模,现在放弃很是可惜,不放弃还找不到突破口。

高远和妻子大学同学,恋爱结婚,也经常被朋友们羡慕。

妻子也劝过他几次,让他把不挣钱的业务停掉,或者公司关了再去找个工作,她不奢望多富裕,就想着能陪伴就好,现在高远为了工作经常应酬很晚,周末也不能休息,更没有给家人更多的陪伴。

高远性格有点优柔寡断,虽然知道必须要调整,还下不了决心。

他本质就是一个固执的人,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,又割舍不掉公司老兄弟的感情,正是当断不断,反受其,反受其乱。

高远随意走着,感受温柔的风吹过脸颊,像恋爱时情侣款的抚摸,有种恍然的感觉。

小镇的郊区依山环水,不知不觉间就进了林间深处,远处还似有猛兽的吼叫声,高远忍不住好奇往声音处走过去,是一个梅花鹿的养殖场,院内的小屋处趴着一头斑斓猛虎,看到有人过来,猛然起身朝来人嘶吼。

“虎子”趴下,屋内一个声音喊到,声音清脆干净,随后走出一个女子,穿着蓝色的牛仔裙,白色的对襟短袖,扎着随意的马尾辫,脸色有点偏黑,亭亭而立像一朵盛开的花,高远竟有心跳加速的感觉,仿佛在哪见过。

这女子竟走过来问:你找谁,我是不是见过你?

高远嗫嚅着:应该没有吧,我第一次来这。

我叫高远,你呢?

女子有点茫然:我叫娜拉。

娜拉?

高远刚听到卞超和娜拉的故事。

你是拉祜族?

高远问。

娜拉回答:是啊。

高远有点释然,少数民族重名的反而更多。

高远问:是你把老虎驯服的。

“不是,我们是朋友。”

娜拉回答很是干脆。

高远试着靠近老虎,老虎温驯的低吼着,仿佛在给老朋友打招呼。

在聊天中得知,娜拉大学毕业后回到了老家在一所小学教书,她说她恋家,不愿意去远方。

喜欢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。

他们相互留了联系方式,竟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高远想起张爱玲说的,每个男人都会遇到两个女人,一个温柔贤惠,一个热情似火。

但她遇到的两个女人,都是温柔如水的。

他摇摇头给娜拉告别,他拒绝了娜拉留下吃饭的邀请,也许他是害怕自己会动心吧。

他想起了大学时和妻子恋爱的场景,恨不相逢未嫁时吧。

回到南城,高远先回县城的老家看了看妻子和孩子,他难得回来,想好好陪陪她们。

高远又去了趟那个公寓,那套房子己经被租出去了。

现房客是两个小姑娘,应该没有再发生过怪事。

高远一连几天都忍不住想那张脸的事,最后还是忍不住,高价从那两小姑娘那租回了那套公寓。

高远住回原公寓后,就特别想再见见那张脸,他甚至想抓住它,看看它究竟是什么?

一首住了半年也没有任何动静。

高远的公司又面临不得不的转型,他承认妻子说的是对的,拖了一年后最终还得裁掉主营业务,并裁掉一半的员工,这些事也让他疲于应付。

今天加班又晚就没有回县城的老家,回到公寓的时候己经凌晨3点多了,高远刚躺到床上,突然又看到一张脸顺着玻璃往上爬。

高远浑身战栗,他甚至听到牙齿发抖的声音,他没有开灯,慢慢大着胆子窗户挪去。

那张脸有点茫然,像是想挤进玻璃这边来,摇来晃去说不出的诡异。

高远伸手向那张脸摸去,隔着玻璃指到了脸的眉头部分,那脸突然安静了,像在思考。

高远愣住,不知道该动还是不该动,就这样静止了10几秒,他却感觉好久好久。

那脸向后退去,像一种漂着的面膜,慢慢的隐到黑暗里。

小说《一张脸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